比特币不再是“货币”?

《比特币不再是“货币”?》

在纪录片《区块链之新》中,主持人尝试体验用比特币支付,没曾想,购买一块价值 4 美元的提拉米苏,所需的手续费竟高达 20 美元以上,数倍于商品本身的价值。

这并非个例,而是比特币在支付领域愈来愈难用的一个真实缩影。随着近些年比特币价格的不断上涨和使用量的剧增,受限于区块容量、平均 10 分钟出块机制和打包交易设计的它,手续费一路水涨船高,最高时单笔手续费甚至高达上百美元,愈发脱离“全球支付货币”的本心。

尤其 2017 年以来,比特币支付的高昂成本使得原本“数字黄金”与“支付货币”的天平逐步失衡,前者的声浪日渐盖过后者,“比特币耶稣” Roger Ver 更是直言不讳:比特币不再是“货币”。

对于每秒钟仅能处理 7 笔交易的比特币来说,如何实现小额、高频、快捷的零售场景下即时支付,一度成为其“全球支付货币”愿景的最大痛点所在。

如何使得用比特币买一瓶矿泉水、点一杯咖啡成为可能?诸多尝试由此展开,其中就包括了闪电网络(Lightning Network)这条从一开始就争议不断的道路。

《比特币不再是“货币”?》

2018 年 3 月测试版开始落地的闪电网络,是比特币的第二层链下扩容解决方案,它的主要原理是:将交易放到比特币主链之外,使得用户以更低的费用和更高的效率提存、转移比特币。

在主链之外,闪电网络允许节点间打开支付通道,所有付款通道保持活跃,直到任何一方自愿离开渠道并关闭它,理论上可以支持每秒数百万以上的交易,交易时间以毫秒计,交易费用极低,足以支持小额、高频的零售场景支付。这使得用比特币买一瓶矿泉水这样的应用场景重新变得经济可行,其天然为解决比特币小额快速支付而生。不过,由于安全性等诸多技术争议和市场的认知惯性,自落地以来,闪电网络虽然步伐惊人,但从体量角度来看,则进展相对缓慢。

技术向来不止于技术,作为与区块链世界最具权势的公司之一——Blockstream 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解决方案,闪电网络一直都承载了多重交锋:在曾经事关比特币头等大事的“扩容之争”中,Blockstream 代表的 Core 派支持隔离见证+闪电网络,不支持扩容;而吴忌寒代表的“大区块派”支持扩容 + 隔离同时进行,这也使得闪电网络一度成为战场攻讦的焦点。

不过,无心插柳柳成荫,今年年初的“闪电火炬”传递活动,意外成了一个效果极佳的突破口。

事情起于 2019 年 1 月 19 日,闪电网络“火炬传递”发起人 Hodlonaut 在 Twitter称,计划将 10 万聪(约 3.4 美元)随机通过闪电网络赠送在该帖子下留言的一位回复者。他申明希望接收者可以增加 1 万聪,然后将这笔费用再赠送给另外一人,从而让这个赠送活动不断传递下去,每一个参与者都将在无形中成为闪电网络的推广大使。

此想法一推出,就迅速刮起席卷整个行业的旋风,不仅Twitter 创始人 Jack Dorsey、摩根溪创始人 Anthony Pompliano、比特币耶稣 Roger Ver、业内知名人士赵长鹏、LinkedIn 联合创始人 Reid Hoffman、《精通比特币》作者 Andreas Antonopoulos等业内知名人士纷纷接棒,连富达投资子公司 Fidelity Digital Assets 这般的传统金融机构也参与其中。

至“闪电火炬”传递结束,它共历时 79 天,经历 284 次传递,总计 273 人参与,跨越了 56 个国家,累计交易了 6.86 个比特币,大大推动了闪电网络的认知提升和落地普及。

如今从节点数量、通道数量、网络容量等指标衡量,闪电网络在过去一年间都出现了数倍的增长。据 1ML 数据,截止 12 月 15 日,其线上支付节点已达10743 个,支付通道接近 35000 个,锁定的 btc 更是突破 850 枚 (约合610 万美元)。

今年的“火炬传递”活动加之Bitfinex首开的主流平台滥觞,闪电网络的星星之火,已渐有燎原之势。

—-

点赞